凤凰彩票开户

 凤凰彩票开户 
  >  资讯中心  >  重点报道
西沙群岛的“拓荒人”
——记华中院海南公司青年党员高林
来源:华中院 作者:郭争 张琳 时间:2020-11-16 字体:[ ]

国境之南,有岛名琼,对于这座独悬于南海上的璀璨明珠——海南岛,人人往往会想起经济特区、自贸区、博鳌亚洲论坛和绚丽多彩的热带风光。但是,繁华之外,人们也许不熟悉人迹罕至的的西沙群岛,也记不起在遥远的南海诸岛默默工作、贡献自己光和热的工作者们。

高林就是无数工作在繁华之外的工程师之一。初识高林,他和身边大多数普通人一样,憨厚、爱笑、腼腆, 2013年从中国地质大学硕士毕业后即来到华中院海南公司(以下简称“海南公司”),从事岩土工程地质勘察专业的工作。走近他,你会感觉到平凡而坚韧的力量,会发现他拥有着七年如一日的低调、勤恳、敬业、执着,刻苦、奉献……这些,都是蕴藏在平凡里的伟大。

海岛“奇遇记”

从西沙群岛回家一趟不容易。

海南省三沙市位于中国南海西沙群岛,政府驻地永兴岛距离三亚市330多公里,从文昌清澜码头坐船到永兴岛尚且需要约12个小时。而到西沙群岛七连屿和永乐环礁的各个小岛,要辗转火车、汽车、轮船甚至是渔船,全程需要20多个小时。

这样的路,高林走了将近5年。这五年间,他从“小高”变成了“老高”,而所涉足的荒岛,在原来的与世隔绝和一片荒芜上,一个接一个地出现了现代化的电力工程。

三沙市建设初期,为配合三沙市电网建设工作,海南公司承接了大量工程。从2014年至2018年,高林作为地质专业主设人,曾数十次上岛参与三沙市岛礁电力工程建设工作。

2014年,刚刚入职半年的高林第一次上岛,“刚刚登上小岛的时候基本什么都没有,甚至不记得这座岛的名字,到处都是荒石砂砾。”高林坦言“一开始是有些失望,不过一想到我能做这座荒岛的首批‘拓荒者’,又瞬间有了干劲!”

2016年1月,高林参与到三沙市赵述岛风光储互补智能微电网海水淡化工程,这是海南公司在三沙市承接的一个环保科技示范工程,高林所在的勘测团队作为工程的先锋军,负责查明拟建场地地形地貌、地质条件、水文气象条件,为设计提供依据。赵述岛距离三沙市政府驻地永兴岛约1.5个小时船程,为节省时间和海上往返的安全问题,高林团队准备了三天的干粮和淡水。刚刚建设伊始的赵述岛可谓“一穷二白”,没有淡水没有电,甚至没有住宿和吃饭的地方。

“我们就住在渔民捕鱼期临时居住的棚房内,里面只有几块木板。”高林回忆,“那时候是一月份,没想到在中国的最南边,所谓的‘热带地区’,晚上海风刮过来,还是那么冷。”由于空气湿度极高,狂风携着海水仍然带来阵阵湿冷的寒意,几乎每天晚上高林都在瑟瑟发抖中睡着又醒来。“本以为熬两天就过去了,没想到到了第三天船长突然打来电话说海上风浪太大,没办法过来接我们,只有等风浪小一点才能过来,但是什么时候风浪小他也不知道。”高林继续回忆,“我们顿时有一种被抛弃的、流落荒岛的绝望。”

作为队长的高林,立刻意识到不能沮丧颓废,在困境中拿出了“荒野求生”的精神,赶紧汇总食物和水,安抚队员们的情绪,每天节水缩食、互相鼓劲,又熬了两天,等到快要弹尽粮绝的时候看到了高挂在桅杆上的旗帜,“船长终于来了,看到船长的那一刻我们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高林说,“困在岛上的时候我真的体会到了那种孤独感,我也相信我们一定不会被抛弃!”

赵述岛风光储互补智能微电网海水淡化工程在高林团队的不懈努力下不仅如期完成,还获得了EPC总承包奖和优秀设计奖等多个奖项。

“值了!”高林笑道。

攻坚“小能手”

“有了一些经验以后,我就在七连屿和永乐环礁的各个小岛上做更多的项目了。”

高林先后负责完成了西沙岛礁发电全覆盖双保险工程、三沙市电网升压改造等多个工程的勘察任务,足迹踏遍了西沙群岛七连屿和永乐环礁的各个小岛,克服了交通、天气、淡水、食物和夏季的高温强紫外线的重重困难。“赶上夏季,就很难受,每天早上五六点钟就要外出作业,背着工具包、水壶,岛上紫外线特别强,晒到脸上火辣辣的,几乎没有遮阳的地方,水也要节约着喝。”高林说,“困难都是一点一点克服的,虽然辛苦,但是一想到荒岛上有了自己设计的‘作品’,也能感到自豪和荣誉。”

除了海上岛屿的工程,高林还深入内陆,参与过很多高难度的工程设计。

厂口-嵩明Ⅰ、Ⅱ回π进雨村(龙泉)变电站220千伏线路工程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境内的溶岩发育区,有很多溶洞和地下暗河,勘测设计难度非常高,高林在勘察的过程中认真搜集资料、多次现场实地踏勘及物探,查明了溶洞等不良地质作用的具体分布,为现场塔位选择提供了可靠指导。

在四川宜宾筠连县格闹河至上罗110千伏线路π接至云龙寺输电线路新建工程的勘测工作中,由于工程均位于低山地貌,海拔较高,相对高差较大,地形陡峭,并且局部有悬崖峭壁,沿线岩溶作用发育,容易造成基础不均匀沉降或基础塌陷。尤其是后期施工的过程中,突然发现多处塔基基础范围内存在溶洞的情况,严重影响铁塔安全。高林自告奋勇冒着危险吊绳下到基础底部进行详细查证,后期他又查阅了大量溶洞处理相关的文献和资料,最终针对溶洞的不同发育情况提供了相应的处理措施,得到了各方的一致好评。

这两项工程现已建成投运,其在施工的过程中实现溶洞塔位“零问题”。


高林在光伏发电现场

除了攻坚先锋,高林还是海南公司的“技术先驱”。由于工程量大,人手不足,物探和水文气象专业的工作常常需要靠岩土勘察专业人员兼做。刚一入职,作为党员的高林就“身兼数职”了。

“隔行如隔山,不是专业出身,做起来还是挺吃力的,”高林说,“当时恰好遇上土壤电阻率测试技术和仪器出现了一些问题,尤其是变电工程,接地电阻一旦不满足要求后期处理非常麻烦”。高林主动请缨,积极搜集和学习电阻率测试技术,又前往湖南电力勘测设计院实践学习2个月,随后主动编写了土壤电阻率测试作业指导书,将测试过程规范化和标准化,弥补了公司在电阻率测试上的技术空白。

在嘉善县姚庄镇白渔荡50兆瓦渔光互补光伏发电项目上,“这个工程勘察时间紧、任务重,全部采用水上机械钻探的方式很难满足工期要求。”作为该项目技术负责人,高林说:“我了解到静探试验孔这种原位测试方法,速度快、价格低,和钻探配合具有非常好的勘察效果,但是公司没有引入这项技术。”在工程即将延期之际,高林为公司首次引入静力触探勘探方法,并将1/2的钻探孔修改为静力触探试验孔,最终如期完成了任务。


高林和他的勘测无人机

高林自入职以来,多次荣获“年度优秀员工”和“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在数次优化方案评比、QC质量活动和科研项目上获奖,在中文核心期刊上发表多篇论文,被同事们称为“技术能手”。

万水千山的牵挂

高林刚入职时,地质勘察专业只有两个人,那几年公司项目特别多,高林每年的出差天数都在300天左右,又是经常在海岛上进行地质勘测,气候恶劣,环境艰苦,吃饭喝水经常不规律,慢慢地积累成胃病和肾结石……

但这一切的艰难和困苦,高林很少跟家人提及。

在海岛上或是偏远山区,高林和家人联系经常要举着手机满岛满山四处找信号。对于家人,高林更多是从手机屏幕上见到的,从新婚不久的妻子,到怀孕的妻子,再到出生的孩子……“每次在野外,听到他们的声音,哪怕看不到视频,也觉得很幸福!”由于无法在妻子需要和孩子成长的关键时期陪伴其左右,高林也一直很愧疚:“幸亏家人都十分理解和支持我!”

2015年6月,还在三沙市某个小岛上出差的高林接到家人的电话,得知他最亲爱的爷爷病危,想见孙子最后一眼。高林从小与爷爷相依为命,感情很深。接到电话时高林泪流满面,“当时特别想不顾一切地回去,可是没办法回去,工作抽不出身,又远在三沙市的小岛上,距离最近的大陆330多海里,受台风影响,船只都无法航行,更何况老家是相隔2000公里以外的湖北云梦。”高林在电话里让爷爷等他,他一定会回来,却终究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内心虽有愧疚遗憾,但高林从未后悔。2010年的时候他在大学里入了党,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工作有多么艰辛或者做了多大牺牲,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和勘测工程师,这些都是我义不容辞的。”高林说。

没有都市里精致而体面的工作环境,每天深耕荒野,与山川大海为伴,有莺歌燕语相随,这就是一线“勘测人”的事业与热爱。高林就是这样的人。他深扎一线,高标准、严要求,牺牲小我,默默付出,为公司勘测事业的发展燃烧着自己的青春与能量。

繁华之外的山河湖海,天涯海角,戈壁荒漠、雪山高原、森林岛屿都有电建人奔波忙碌的身影,他们都是在远方栉风沐雨、无言奉献的平凡人。

不是每个平凡人都能被看见,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都有着自己的光。

【打印】【关闭】